RE-cato。

名字是れ-かと。读作RE-cato。
高二。G.O.H以及超兽相关。
其余都是空白。

Save data 8-。

*感觉自己写得很丧。
*复健一下。没了。
*ooc有。

对方将姣好容貌隐于白雾之中,刺激性的气味顺着微风涌入鼻腔带来些许眩晕,引起一阵恶心反胃。
女人以二指携烟,慵懒抬眼放平臂膀,拇指轻颠几分尾部抖去烟灰,双唇翕动和着沙哑嗓音,约莫试图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来一根吗?”
刹那间竟不自觉恍惚了一瞬——此刻与她身处的地方仿若回到当年同友人从顶楼居高临下。众人渺小得仿佛蝼蚁行走,背负沉重的疲惫与日复一日的躁乱厌倦步履匆匆,呼吸弥漫着尼古丁的混浊且脏乱的空气。
还未转身便听闻下方有人呼喊姓名,侧身转目望见声源的主人挥舞鲜红色的烟盒,挑眉抬高音量投出问题。
“来一根吗——?”
曾有几时自己也钦慕过长辈以唇齿含咬烟尾满吸一口,在烟雾缭绕中有说有笑好似天上来的神仙,透过浓郁勾勒他人面容。——然而最终向对方摆首婉转告终,示作拒绝。
“算了吧算了吧。像我这种不沾烟酒的好青年不多了好吗!我都觉得自己可能是珍稀动物了,国家一级保护的那种。”
后来才知此物害己害人,无从接受慢性的毒药在身体里留存直至厚积薄发,带来不可回转的伤害,从此对它死了心。
而他们如同闻见什么世纪性的笑话,肆意放声大笑仿佛不谙世事的孩子,又假扮得老练成熟。一时竟有悲悯冲上心头,立足原地如方才一般向下俯视,携着茫然与怜悯。
“…来一根吗?”
女人又开了口,重复先前的疑问,她指间的万宝路即将燃去一半。这才从往事中回神,扭头扯出一个歉意的笑容,一边干笑几声糊弄过去。
“哎呀前辈,不晓得你信不信,我不会抽烟啊。”

在我专属看不到的地方。我不得不说一句他画画真是非常好看。画风完全是我的菜。



然后请让我继续夸他。
他很天使。我是指性格很天使(这表明了人也天使吧)。我算是脾气超差负能超多还特容易爆炸(………)这么多次暴打他结果他还愿意和我玩我滴天我都不忍心打他了。
不打了不打了。以后要打就变成亲亲。
我超love他。
让我继续夸他的画风。
真!的!太!讨!喜!了!!!!就是我特喜欢的那一类画风实在是太对胃口了(………)虽然第一次看着有点不习惯结果越看越喜欢。(…我靠)
其次。他本人其实长得也挺好看(…)果然是画风随作者。(…)
而我就是又黑又丑又胖了。😂
没了。以后再继续夸。
超love他。真可爱。
说完这些就和对象玩儿去了。吸爱豆吸爱豆。

自勉。

句子。G:

畫圖也是一樣的,大家注意我只是因為同人這點我是明白的。當我說離開同人圈後,掉關注可以從10到50左右,我很平靜的面對這點,畢竟我知道這是靠著原作的順風車得到的關注。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能力,當我離開同人後畫圖能力是0,能多吸引人?
回到原創圈的我也只是不想在自我膨脹的欺騙自己畫圖很厲害而已,我能力到哪還是該看清楚的。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种树芮:

k,真不要脸

Naught:

挂人 ,求K

这人就在lofter
麻烦各位画师太太大大注意着点

你居然还敢继续使用盗来的设定。你他妈的当我耐心是空气么,事不过三懂不懂,小傻逼 ,老子耐心的跟你讲你听不懂?

现在我直接一点你是不是看懂了嗯?
【中指】

我很抱歉在lofter上做出挂人的举动,但我实在是难以忍受了。

…看得气死了。那人还大v呢。🙄

句子。G:

星球拟鸟系列:

一只叫虹蟒的小鹿龙:

有的人在投入自己大量精力用心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有的人抄袭,抄袭者的粉丝却疯狂攻击那些辛辛苦苦想搞有灵魂有价值的人。
你们把因为爱认真搞原创为了维护自己作品说的话喷为网络暴力,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落锁。

*福华友情向。

*死亡设定有。

*乱写一通。会有ooc存在。

*时间线混乱请注意。


1.

消息在一个如同既往档案满桌乃至铺陈一地的沉闷下午悄然而至,通过顾问先生埋藏于白纸之下的,肆意喧闹展明自身存在感的手机中——电话那头较显年迈的男子在他的问候声后以沉默起头,似乎是在斟酌恰当语句,时间长达半分钟多。这样过分的犹豫不决让他感到些许不耐,甚至有点火大,然而他制止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冲动,随手抄起置于桌上盛着透凉冰水的陶瓷杯一饮而尽,并将这样差点发生的失误归咎于夏日燥热上。

“…Captain?”

男人大抵是下了决心,因为他相信他的顾问已经从背景的杂乱中捕捉到嘈杂人声的慌乱与警笛轰鸣,方才对方的出口只是在另向催促他赶紧如实开口。于是他清咳几分,跟随他多年来的职业习惯干脆利落叙述现场状况,连地址都吐露得一干二净——他想起来这是个他熟悉的老地方——顾问先生觉得脑袋发涨,每个音节都掷地有声到耳朵阵痛。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没法继续思考了,幸运的是理性抢占先机夺回了控制权,抓住他的手助他从先前铺天盖地的字母间逃脱,待他思绪再度运转唇形快速变换早已满口应和。

直到对面传来单调忙音他意识到那边的人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行动。顾问先生弯下腰伸手抱起一打白纸扔进柔软沙发,任凭几张洋洋洒洒,晃荡着漂浮在空中最终安静平躺于冰冷地面。他转身快步离去的时候卷起了一阵气流,纸张自他经过时腾起飞舞,带着卷曲送别他的背影。

记得早上…他的搭档好像穿了很正式的衣服……啊,想起来了。他非常自信地认为自己对那件衣服有着深刻印象——是在那次对SBK的讨伐中,对于他搭档来讲倒不如说是…复仇——兴许是对于友人的沉痛哀思,那几日她总以一袭极为浓重的漆黑现身于各处,束起精炼单马尾,凭借自身培养多年的威慑力镇压着任何嫌疑人。

她出门前说了什么来着?今日好像是她与她的母亲会面的日子。这次他肯定对方再不会有什么隐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与帮派的胆战心惊已淌在漫长时间中消失殆尽,生活在罪行锒铛入狱的那刻回归了原有的平静祥和。更何况那人表露的情绪与以往同母亲相见时显现于眼底的波动相差无异。就凭这两点,他再确信不过自己的想法了——即便事实上他本就不应有什么疑心——要不是前几次跳出出乎意料,又在他意料之内的意外,他大可放心让她去见任何一个她决心面对的人。

晨间他因一夜未睡而面露疲倦——这是很少有的事,但顾问先生依旧保持着发现线索的高昂兴致。他轻手轻脚迈步进入她的房间,把装有早餐的纸袋放在那把放着女士西装的橙棕色椅子上,遂站直身体,抬手向前拉扯西装,两手再随着他站稳的动作随意摆放回两侧。他酝酿好情绪,有意抬高音量呼喊他搭档的名字,两脚习惯性踮动两下。

“Well, Watson. Time to get up.”

尽管她睡眼惺忪,与他相处多时而提升的观察力并未在如此状况下减弱一丝。睁眼的刹那还不适应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温暖橘光便再度阖眸使明亮慢慢刺破黑暗的防线,Watson将视线移向叠放着的衣服,示意他先拿走纸袋——只有这样她才能慵懒地一伸手就能触及目标物,而早餐过会儿再吃也不要紧,会面的时间在临近午时,现在也不过上班族们开始新的一天的时刻。

顾问先生了然般背过身去,对于线索的出现已让他忍不住开始滔滔不绝。首先无所谓对方在这之后是否愿意跟随自己再到现场散个步,让搭档知晓进度是当下最基本的准则,毕竟现如今他所获得的成功都离不开名为Joan Watson的女人的帮助。回想起来,关于他们的初遇和后来的一系列坎坷与波折,他忍不住开始庆幸于她的执着与他的挽留,还有这份奇特的工作——点燃了Watson的另一番热情。

现下,她总算圆满完成了换衣的任务,正欲离开柔软舒适的床铺。于是顾问先生终于可以带着露出他那一口大白牙的笑容重新面对他优秀又漂亮的搭档,向她提出一同前往现场的老旧建议——他俶尔想起某件事,抬腕扫过表盘确认时间——这样吧。他的手指又开始在两侧不安分地抬起落下,模仿划过钢琴琴键时的动作。我们不如先去一趟警局。

他记得她细眉上挑几分以含糊单字作为应和,距离她昨日预备作息前告诉他的约见还有充分的几小时,足够他们的来回。Watson为了届时不必再浪费时间换上了正式服装,自他手中接过早餐袋且往其中扫视一眼,表露了些许惊喜的表情。

是她喜欢的,就在这条街的街角的一家新开没多久的店,他们会在早晨为上班族们提供早餐。

而他亲爱的搭档已数次购进他们家的三明治,约莫是恰好合她口味。因此他刻意留心,并在她苏醒之前踏进了店门,点名要了新品。

他为自己也要了一份,随意找了个空座安定下来,抬手将食物送至嘴边。刚出炉的三明治还冒着热气与引人食欲的香味,白面包由于挤压而有些变形。他张开嘴,咬去了图形的一角。

顾问先生难得耐心地咀嚼口中的主食,牙齿撕裂了柔嫩鸡肉,西红柿溢出酸甜的汁水,搅合着生菜与面包一同下肚。食物正在逐步填饱他空虚的胃,向他的身体中注入新的活力。

味道不错,他想。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Save data 7-。

*私设为自家魔王au。不喜慎。
*梗为“一心向前”。
*大概是飞戬。
*存着。以后改。

自长久睡眠中缓缓睁眸,疲惫与不适已随着含糊梦境一同消散。手撑扶手直起身伸个懒腰驱逐睡意,遂使劲眨眼调整视线焦距试图从模糊不清中脱离。
空气中似是弥漫着食物香味,这才发觉有点肚饿。一向寸步不离的那人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近王座,携着自己喜爱的吃食。
“...睡得好吗?”
听闻对方发问从食物中抬首随口回应单字,从自己的视角向上仰望能够清晰发觉低垂眼睑下闪烁幽光的蓝眸。一时发了怔,心心念着他的低顺柔和,直到一声轻咳才清醒过来,旋即收回心思,再度沉湎自己的目标中。

力量尚未恢复完全只觉脑袋昏沉,但仍旧维持思虑运转细细听取对方的一言一语——都是些外界的事与人。记得他会趁自己进入沉睡时跑去外界观望几眼,看上数十圈不同景色,仿若个旅者。
——不,倒不如说真的是个旅者吧?
正在思索间对方停下报告抬眼凝视。察觉到他的目光便悠悠侧首对上视线,略微挑眉报以疑惑。
怎么了?
“我在想…这是正确的吗?”
未曾料想会问出这样的题目,稍许一顿沉默几分择取恰当回应。放缓呼吸调整坐姿背脊完全陷入柔软椅背,手臂抬高上举到水平斜上方,五指微向掌心合拢虚握,像溺水的人意图抓住什么来拯救自己的性命。

“无论它正确与否...阿戬,我们都没有回头路可走。”
“只能一心向前。”

Save data 6-。

*大概是个能开着武装出现在大众眼前的末日背景。
*微小含量飞戬因素。微小。藏在字里行间和细节中(没有。

手忙脚乱收拾好随身物品大致整理完毕索性一股脑塞进先前特意买大的双肩包,察觉到身边人无可奈何的凉冷视线只得报以惭愧目光,又顺势低首细致检查一身装备完好。
捕捉那人轻淡叹息才发觉已走出几米开外,慌张拉拢金属拉链一手紧抓发力甩动肩带成功置于肩上,另一边随着惯性作用恰巧使臂膀穿过到达目的地,遂挺腰迈开步伐加快速度追上队友。
敌方肆虐将如今的落脚点变为死城,偶尔察觉到人类足迹与残留气息不免猜测鲜少幸存者存在的可能性,其实仍人迹罕至,连人影都无从寻起——毕竟能够在当下存活,早已着实不易。
踏碎寂静的是行于破瓦碎砾间的脆裂声,忠诚又悄无声息般在空旷中荡漾。小心翼翼谨慎行动是首要标准,努力存活更是如今主要目标。一面暗自感叹生存困难忍不住开始小声絮絮叨叨,对方也不责怪,仅仅竖起食指放在唇前示意自己暂且闭口,湖蓝的眼眸闪烁着警觉的光。
大抵是怯懦的啜泣,与此同时糜烂的腐尸味冲进鼻腔刺激大脑,昭示敌方在某处静候着无以反抗的稚嫩猎物。
“我说啊。该是正义上场的时候了——!”
跟随蓝发的人儿一同凭借建筑物投下的阴影及断裂柱体为掩蔽,自己略微沉重的背包已交还对方怀中。顶着狐疑郑重发誓自己将会安然无恙,待到他最终一声长叹便内心了然自己是得到许可,旋即扭转步伐显现身影,携着赤光加速奔跑开启武装。
“——瞧瞧。我还是来的挺及时的吧?”

“...嘘。别出声啊。”
手轻掩女孩颤栗双唇有意放柔嗓音平复她紧张内心,解除头部防护显露和善面容扯动唇角扬起笑容。小姑娘眨巴几下泛着透莹液体的眸子含有恐慌沉默几许,这才缓缓颔首放下戒心。
不出所料敌军未有放弃之意,脑内快速思索正确逃生路线。抬眼望见不远处一抹海蓝终于想起准确方案。垂下眼帘凑近姑娘耳畔咬字清晰吐露话语,左手上移搁置在她头顶,手指埋进柔软发丝,不轻不重进行抚摸作为安抚。
直到重新直视对方双眼发觉她已破涕为笑,气氛有所缓和决心催促她趁空逃离。为了让她彻底安心思路再度运转踌躇合适话语,手撑废墟随时准备起身战斗。

“你别怕啊,听过一句话没有?即便天塌下来也会有高个子替你顶着。”
“听好了,我就是那个高个子。”

现在好多地方都没有演绎法的资源了😭😭😭😭😭好不容易在百度云找到了。
有谁知道能吃生肉的外网吗想来问问💦💦害怕到时候连百度云都没了准备自己去啃生肉吃😭
占tag抱歉💦💦💦💦